Category: 原創故事

第二天上課,阿穎看到阿峯好像有點尷尬。雖然昨天晚上在家裡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。可是對阿穎來說,昨晚上對於那麼靠近的距離還是有點害羞啦。中午的時候,阿峯買了兩個飯盒帶到阿穎的桌上,坐在阿穎桌子前面的椅子上跟阿穎對著。 阿穎:嗨。 阿峯:嗨你個頭啦。你今天怎麼沒帶飯啊? 阿穎:哈?哦。。。因為昨天你回家之後,我太累了而且發現我家裡沒菜了。 阿峯:是哦。那吃這個吧。 阿穎:哦。。謝謝。 阿峯:那你是今天下課之後要去買菜嗎? 阿穎:嗯。要啊。幹嘛?你要陪我哦? 阿峯:可以啊。那你今晚煮飯給我吃。 阿穎:那不用你陪了。 阿峯:好啦好啦。陪你不用你煮飯啦。 阿穎:呵呵。好啦,煮給你吃啦。 阿峯:好的。那現在趕快吃飯吧。都涼了。 阿穎:好的。。謝謝。 (more…)
阿峯二話不說就沖了過去,準備開罵了。可是當那個女生轉過身來,阿峯就沒聲音了。阿穎看了看那個女生,覺得她長得好漂亮哦,頭髮長長的,化著淡淡的妝,穿著非常斯文,這個人就是散發出那種香香的味道還有迷人的氣質。阿穎看到這個女生都著了迷,更何況是阿峯。阿峯站著盯著那個女生看,卻一粒音都沒發出,更別說是罵人的話呢。 女生:請問有什麼事嗎? (more…)
其實是小希的車。除了小希以外,還有阿峯一直都在跟著阿穎。 阿峯:她剛剛怎麼那麼久才出來啊? 小希:不知道啊。。對了,其實你不表白,你不會有更多的阿信嗎? 阿峯:還不是時候啦。可是我真的怕她會更加有自信,然後引來更多狂蜂浪蝶,擋也擋不住。 小希:呵呵。。為什麼不讓她跟別人在一起拿些經驗呢?說不定之後跟你在一起之後會更加成熟呢? 阿峯:不需要。她所有的第一次只能給我。 小希:你已經拿了她的初吻了吧。 阿峯:呵呵。應該是的。 阿峯甜蜜的笑著,食指輕輕的劃過嘴唇,回味著剛剛短暫的吻。可惜被電話鈴聲打斷了回味。看了來電顯示:笨蛋,阿峯抬頭看了看在路上的阿穎,邊走邊拿著電話,另外一隻手笨拙的在解開打結的耳機。 (more…)
***是本人用了香港男明星的名字寫的,猜得出來是誰嗎?本故事純粹虛構,不是真人真事哦。*** 在一所私立國際學校裡面,二樓的走道上,每個9年級的班裡的同學都吵鬧著說哪個老師的壞話,哪個同學的是非。 "你就一定要拿我的便當嗎?對啊!反正都拿了一年,你應該都習慣了吧。你吃我的!為什麼你自己不吃你自己帶的啊?就是要搶你的!你真的超級討厭耶! (more…)
我雙手按著頭,仍是很痛,痛得睜不開眼,記憶的碎片一塊一塊的在腦海裡亂闖............ 老人緊張,想扶我,卻被失控的我推倒在地上。我已經痛不欲生,拼命用頭去撞那石檯石柱,直到全身無力,癱瘓在地上。不是痛苦停止襲擊,是我已無力抵抗,而且有點適應了。記憶的碎片好像也安定了,整齊有序的排列,讓我看到一段畫面,心裡抽痛著。   陽光照到我臉上,我瞇著眼醒過來......誰知道一股洪流湧入,我差點溺死。 我被逼逃出那舒適的新窩:「哪有人那樣澆水的!」 「阿,仙人,小仙失禮了......」一把委婉的女聲。 我擦了一下臉上的水,勉強地睜開眼睛,看到一身淡紅色打扮的仙女擔心的神情:「.........應該是本仙失禮了,不該對仙女那般粗魯.....本仙桃源,敢問仙女芳名?」 仙女遞上米色的手帕:「原來仙人便是桃源,久聞大名,小仙紫薇.....還請仙人先用手帕,小仙再找巾子給仙人乾身。」 我看著自己這一陣子寄住的七色花,水珠在花瓣上示威,這花應該也差點和我一起溺死了。 仙女從特別上了色的茅廬中跑來,將一塊大布披在我身上:「仙人請快乾身,小心著涼。」 我用大布擦了擦淡黃色的長衣還有頭髮:「多謝仙女......仙女乃是初次來到?」 仙女低頭臉紅:「小仙初次來到便給仙人添如此麻煩,實是慚愧。」 那樣可愛的仙女我還是第一次見:「仙女不必區禮,本仙願教仙女澆花。」 仙女臉更紅:「那........那還煩請仙人賜教。」 於是我就留在仙女的茅廬,留得不知時日,白天在小花園裡教她怎麼照料花花草草,晚上我便回到七色花裡休息。有天,一個穿著米白長衣,有著長白鬍鬚的老人,柱著拐杖的來訪。...
我醒過來,發現自己躺在勞斯萊斯的高貴皮座位上,開車的是那留著長金髮的青年........... 「這裡是哪裡?」我立刻坐起。 「先生,這裡是地府。」坐在駕駛席旁邊的平頭青年道。 「我老婆還有女兒呢?」我不能鎮靜下來。 平頭青年:「她們命不該絕,你也不必擔心。」 我.....除了啞口無言以外,也沒有別的反應,車廂裡於是只剩下沉默在迴盪。 「剛剛對先生無禮了,請見諒!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。」長金髮青年回頭看了我一眼,打破沉默的說了話,我才發現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戴了副墨鏡。 我無可奈何:「沒關係,都下來了,我還能說什麼。」 長金髮青年又說:「我們還是再自我介紹一下吧,小的是馬面,旁邊是牛頭,我倆軍階同是將軍級的。」 牛頭接著說:「在你身前有飲料供應,隨便挑吧!我們距離總部還有好一段路要走。」 此時,我低頭看了一下,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......這設備只有新版的勞斯萊斯才有,而且那版還是全球限量只有十輛,這裡怎麼會有? 我按下前方一個寫著「冰茶」的按鈕,一點動靜都沒有,一杯冰茶就倒好在我座位邊上。雖然生前的我還算是個有錢人,但都沒見過這新版的勞斯萊斯,今天真的大開眼界了。 大概見我臉上寫著「驚嘆」二字,牛頭便解釋說:「這確實是新版的勞斯萊斯,不需要想為什麼它會出現在地府,凡間有的東西地府都有,新來的鬼魂都是那樣驚嘆。」 我品嚐著從車中倒出來的冰茶,若無其事地說:「是這樣阿....」 牛頭也顯得沒之前那麼嚴肅:「好!是時候告訴你我們是做什麼的。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