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: February 2013

如果你認為自動販賣機只是有汽水或者是薯片可賣,你就錯了!以下都是自動販賣機的進化版。     科技附件販賣機 (上圖從“溫哥華-經商知道”微博獲取)   在溫哥華居住的朋友,應該都會去過BestBuy(硬要翻譯的話,只能叫「最好買」)電器用品店逛逛吧。據說它與Future Shop(硬要翻譯成「未來商店」)是同一家公司,但Future Shop的推銷員都是賺傭金的,所以你要是問他什麽最好,他可能就不夠中立的給你指個最貴的。 因此,筆者比較喜歡去BestBuy,因為他們沒有傭金制度,意見夠中肯。 最近BestBuy好像有意發展小眾市場,即便它在加拿大關閉了好幾家商店,但圖中的BestBuy自動販賣機卻出現在機場、賭場和便利店。 依筆者從圖中所看,貌似有耳機和手機殼等科技附件販賣     Pizza販賣機...
昨天筆者都提過現在用的是GoDaddy.com的網域和虛擬空間。而這虛擬空間GoDaddy還自帶了很多“App”,其中一個就是WordPress,就按一下GoDaddy幫你自動安裝,是省了很多事。相信不少人應該都很熟悉WordPress,尤其是自架網站的朋友應該都不會覺得陌生。相比起自己動手架Blog,自動掛上WordPress實在是方便太多了!   (Source: http://jetpack.me/)   但不知道有多少人留意到WordPress自己的外掛Jetpack呢?剛開始的時候,好像只有幾個功能,已經被強烈推薦了,現在更開發到24個功能。筆者現在也有在用這項外掛,感覺良好。其實不一定所有功能都適合用,但只要其中有幾個夠強大就已經足夠了。吸引筆者的功能有: 宣傳: 設置後,文章發出以後可以自動發放到Facebook、Twitter等社交網站。 網站統計: 在Jetpack出現前,相信很多人都會用Google Analysis,都很好用,但需要另外登入Google。 如今,掛上Jetpack就能輕鬆在自己網站後臺仔細看到統計。 分享按鈕: 自己加分享按鈕是很複雜的事情,現在靠Jetpack就可以輕鬆做到。 雖然它沒有包括微博,但這是可以自己另外加的,只需要在url上填上http://service.weibo.com/share/share.php,再找一個微博的logo就好了。其他比如分享到人人校內,夜市同樣做法。...
自架網站貌似是很難搞的東西,其實很容易,但筆者覺得是易學難精。像筆者這樣沒有學過編程專業的人,最多也就架一個簡簡單單的網站,然後已經很有成就感了!到底自架網站最基本需要什麽呢?首先是網域(domain),之後你需要個虛擬主機(website hosting)提供你網站的空間,最後就是把你寫的東西放上網。聽個大概好像很簡單,但到你要調整細節的時候,你才發現你知道的只是很皮毛的事。   先說網域吧!不想花錢的朋友可以考慮免費的網域,一般一些提供虛擬主機(無論是否免費)的公司都會一併提供免費網域的申請,但既然是免費,以後有什麽意外還是要自己承受的。而且免費網域的限制是自己的網址永遠都會有網域供應商的名字www.(網域名稱).(網域供應商名稱).org,如果是開來玩一下當然無所謂,但是是做生意用途的話,筆者還是建議付費的網域。付費網域一年也才$10美金左右,可以考慮一下。   爲什麽推薦用虛擬主機,而不是用自己家裡的主機呢?第一: 省電; 第二:避免家裡停電造成自己網站上不了; 第三: 自己架網已經要花時間了,還要多花時間在架設自家主機么?就以上的原因就足夠說服我們用虛擬主機了。虛擬主機也有免費的,但還是那句,有什麽意外得自己負責。而付費的虛擬主機一般是一個月不到$10美金,在溫哥華吃頓飯都沒了,爲了架自己的網站,每個月就少吃一頓飯吧!     目前筆者用的是GoDaddy.com提供的網域和虛擬空間服務,因為趕上他的情人節推廣: 虛擬主機自身減價到$3.xx美金一個月(這是一次購買一年服務的價錢,如果多買一點會更便宜) 購買一年以上虛擬主機服務...
我雙手按著頭,仍是很痛,痛得睜不開眼,記憶的碎片一塊一塊的在腦海裡亂闖............ 老人緊張,想扶我,卻被失控的我推倒在地上。我已經痛不欲生,拼命用頭去撞那石檯石柱,直到全身無力,癱瘓在地上。不是痛苦停止襲擊,是我已無力抵抗,而且有點適應了。記憶的碎片好像也安定了,整齊有序的排列,讓我看到一段畫面,心裡抽痛著。   陽光照到我臉上,我瞇著眼醒過來......誰知道一股洪流湧入,我差點溺死。 我被逼逃出那舒適的新窩:「哪有人那樣澆水的!」 「阿,仙人,小仙失禮了......」一把委婉的女聲。 我擦了一下臉上的水,勉強地睜開眼睛,看到一身淡紅色打扮的仙女擔心的神情:「.........應該是本仙失禮了,不該對仙女那般粗魯.....本仙桃源,敢問仙女芳名?」 仙女遞上米色的手帕:「原來仙人便是桃源,久聞大名,小仙紫薇.....還請仙人先用手帕,小仙再找巾子給仙人乾身。」 我看著自己這一陣子寄住的七色花,水珠在花瓣上示威,這花應該也差點和我一起溺死了。 仙女從特別上了色的茅廬中跑來,將一塊大布披在我身上:「仙人請快乾身,小心著涼。」 我用大布擦了擦淡黃色的長衣還有頭髮:「多謝仙女......仙女乃是初次來到?」 仙女低頭臉紅:「小仙初次來到便給仙人添如此麻煩,實是慚愧。」 那樣可愛的仙女我還是第一次見:「仙女不必區禮,本仙願教仙女澆花。」 仙女臉更紅:「那........那還煩請仙人賜教。」 於是我就留在仙女的茅廬,留得不知時日,白天在小花園裡教她怎麼照料花花草草,晚上我便回到七色花裡休息。有天,一個穿著米白長衣,有著長白鬍鬚的老人,柱著拐杖的來訪。...
我醒過來,發現自己躺在勞斯萊斯的高貴皮座位上,開車的是那留著長金髮的青年........... 「這裡是哪裡?」我立刻坐起。 「先生,這裡是地府。」坐在駕駛席旁邊的平頭青年道。 「我老婆還有女兒呢?」我不能鎮靜下來。 平頭青年:「她們命不該絕,你也不必擔心。」 我.....除了啞口無言以外,也沒有別的反應,車廂裡於是只剩下沉默在迴盪。 「剛剛對先生無禮了,請見諒!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。」長金髮青年回頭看了我一眼,打破沉默的說了話,我才發現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戴了副墨鏡。 我無可奈何:「沒關係,都下來了,我還能說什麼。」 長金髮青年又說:「我們還是再自我介紹一下吧,小的是馬面,旁邊是牛頭,我倆軍階同是將軍級的。」 牛頭接著說:「在你身前有飲料供應,隨便挑吧!我們距離總部還有好一段路要走。」 此時,我低頭看了一下,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......這設備只有新版的勞斯萊斯才有,而且那版還是全球限量只有十輛,這裡怎麼會有? 我按下前方一個寫著「冰茶」的按鈕,一點動靜都沒有,一杯冰茶就倒好在我座位邊上。雖然生前的我還算是個有錢人,但都沒見過這新版的勞斯萊斯,今天真的大開眼界了。 大概見我臉上寫著「驚嘆」二字,牛頭便解釋說:「這確實是新版的勞斯萊斯,不需要想為什麼它會出現在地府,凡間有的東西地府都有,新來的鬼魂都是那樣驚嘆。」 我品嚐著從車中倒出來的冰茶,若無其事地說:「是這樣阿....」 牛頭也顯得沒之前那麼嚴肅:「好!是時候告訴你我們是做什麼的。」...
我嘴裡含著嚼了一半沒嚼完的飯,笑愣在那邊......... 二零三六年二月二十三號。今早我回到公司,仲遠提了一件事情,讓我起疑了。仲遠是打從森尼建立以來,一直對我忠心耿耿的心腹,又能辦事,又可靠。如果沒有他,我想我在事業上,就像少了一條腿一樣,路就不好走了,所以前年我跟董事們舉薦了仲遠來擔當副總裁的重任,總算讓仲遠的付出沒白費,我的心也好過一點。 仲遠敲門一進來,就走到我的大書桌前,彎腰附到我耳邊小聲的說:「阿龍說有急事,今晚要親自見你會談。」 我停下手上的工作,看了看仲遠,也小聲的說:「會有什麼急事?我們的事不是一直都是你辦的?你辦事,我放心。」 仲遠焦急:「阿龍也沒跟我說是什麼急事,就讓我叫你今晚一定要去他貨倉。」 我愈聽愈覺得不對勁,而且今天是我跟老婆十九週年紀念,我要是去了回家不好交代:「.....一定要今晚?」 仲遠:「就說要今晚十點。」 我也沒方法推了,私事怎能推得了公事:「好吧,我去.....我等下早點下班先回趟家,你幫我看著,十點我就去貨倉。」 仲遠這才站直說:「放心吧,總裁。」 我打開桌上那盒太平洋雪茄,拿了兩根,一根給仲遠:「這是今年的限量版,剛剛送來的,試一下吧。」 我就忍不住替自己那根切掉頭,點火就抽。仲遠則把雪茄收好,說今晚回家抽。 阿龍是黑幫老大,他的幫派現在屬國內數一數二的,自我們公司推出森尼電腦兩年後,上市了,我們就被盯上了。話說這個世代,反政府主義漫延,這風氣不只在中國,在別的國家也是,反政府主義者老是吃飽了撐了,就去給各地政府來個恐怖襲擊什麼的。黑幫也跟他們搭上了,合作起來了,大概是嫌毒品市場賺得還不夠多,跟反政府主義那群販賣起軍火了。至於我們被盯上,也就是要給黑幫做軍火,給他們來些特別的武器。不然我單靠森尼電腦,不可能像這樣過日子的,加上森尼電腦的市場已經飽和了,沒有人會想要買幾台森尼電腦在家供奉著的。我家住的大別墅,我開的幾輛名房車,我收的一堆古玩,我請的幾個傭人,要不是做這買賣,我才不可能那麼富。在這個世界上,賺個錢不容易,就是要不擇手段,說什麼仁義道德都是屁話,只有錢重要。於是那個時候我答應了,我在我們某一家分公司地下十幾層建了一個秘密實驗室,高價請了一堆麻省理工阿哈佛阿什麼名大學畢業的工程師,開了個秘密小組,專給黑幫做武器,這事只有我﹑仲遠還有秘密小組知道。 多賺幾個錢也好,在這貪風旺盛的時代可派得上用埸,有時候政府也會懷疑我們森尼怎麼會那麼有錢,要不是有錢,連他們那些狗官我都對付不了。要是問我幹這些事情就不怕被抓嗎?說實在的,不管什麼人,他們想查也查不到我這裡。從我這邊到反政府主義者那邊隔了幾重賣買,第一,反政府主義者是最不好查的,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個又怎樣,人家搞不好還給他們來個咬舌自盡的;第二,就算查到黑幫那邊,黑幫龍頭也是不會好好說話的,即使不自殺,好歹也會拖上一段日子才會招,那段時間就足夠讓我將證據毀屍滅跡了。所以我沒什麼好怕的,查就查吧,查到的時候,也找不到我的人了。 我下午開著白色藍寶堅尼回家,正愁著怎麼跟老婆解釋,再怎麼說,那麼重要的日子,公事什麼的都應該推掉的,但不知不覺已經到家門了,老婆也剛接好曉玹放學到家,司機給她們開著金色奔馳的車門。我下車,把車鑰匙扔給司機,就跑過去老婆那邊了。 老婆拿著曉玹的小書包,用那種既懷疑又驚喜的眼神看著我說:「你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?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