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小說] Wind – 第二章

其實是小希的車。除了小希以外,還有阿峯一直都在跟著阿穎。

阿峯:她剛剛怎麼那麼久才出來啊?

小希:不知道啊。。對了,其實你不表白,你不會有更多的阿信嗎?

阿峯:還不是時候啦。可是我真的怕她會更加有自信,然後引來更多狂蜂浪蝶,擋也擋不住。

小希:呵呵。。為什麼不讓她跟別人在一起拿些經驗呢?說不定之後跟你在一起之後會更加成熟呢?

阿峯:不需要。她所有的第一次只能給我。

小希:你已經拿了她的初吻了吧。

阿峯:呵呵。應該是的。

阿峯甜蜜的笑著,食指輕輕的劃過嘴唇,回味著剛剛短暫的吻。可惜被電話鈴聲打斷了回味。看了來電顯示:笨蛋,阿峯抬頭看了看在路上的阿穎,邊走邊拿著電話,另外一隻手笨拙的在解開打結的耳機。

阿峯刻意等到阿穎耳機順利的插好了,才接聽電話。

阿峯:喂?

阿穎:剛好。。那個你現在可以講話嗎?

阿峯:不可以的話也不會接你電話啊。

阿穎:也是。。那個我想問你,你除了今天之外,你有看到過我有其他信嗎?

阿峯:沒有啊。怎麼了?還想收情信哦?

阿穎:因為剛剛聽阿信說他之前還有寫幾封給我,可是我都沒收到啊。

阿峯驚訝的看著小希。

阿峯:阿信說他還寫過幾封給你?你什麼時候跟他說話了?

阿穎:就剛剛啦。你走了之後我去找他了。

阿峯:你真的去追他哦?!你就是那麼迫不及待的交男朋友嗎?

阿穎:沒有啦。你兇什麼啊。好大聲哦。

阿峯:那是怎樣?!

阿穎:我去跟他說清楚啊。就算沒有你在胡鬧我也不會答應他啊。

阿峯:是哦?為什麼不答應?

阿穎:不喜歡怎麼答應啊?幹嘛你不是也不想我答應嗎?

阿峯:是啊。

阿穎:對啊。所以你有沒有看過嘛?

阿峯:沒有啦。既然你都不喜歡他,為什麼還care他給你的信啊?

阿穎:我就是想看嘛。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沒收過情信。

阿峯:好吧。我沒見過。你為什麼會想來問我呢?

阿穎:因為阿信說他之前幾次放下情書的時候,看到小希在教室裡。

阿峯:我幫你問他吧。

阿穎:還是我自己打給他問呢?

阿峯:不准!你不准給別的男生打電話。我幫你問。

阿穎:白癡啊。要你管哦?我愛打給誰就打給誰。

阿峯:不用了啦。他就在我旁邊,我現在問。小希你有沒有看到阿信之前留給阿穎的情書嗎?

小希:我不覺得有啊?有也忘記了啦。我又沒有特別留意著。

阿峯:你聽到了嗎?

阿穎:哦。。好吧。沒事了。

阿峯:幹嘛?失望哦?
阿穎:有點。這樣別人的心意就白費了。雖然是拒絕,可是看過讀過了,也算是接受別人的心意嘛。
阿峯:好啦。你快點回家吧。走路走那麼慢,什麼時候才到家啊?

阿穎:你怎麼知道我在走路回家?

阿峯:額。。猜都猜得到。你不是說你不喜歡坐公車嗎?

阿穎:是啊。可是沒辦法,沒人接送啊。只能自己走咯。

阿峯:你想的話我可以過去接你啊。

阿穎:不用了。不要麻煩你家的司機了。他們服侍你已經很辛苦得了。

阿峯:誰說的?他們都很疼我的。

阿穎:是是是。他們能不疼你嗎?你可是少爺哦。

阿峯:也不算少爺啊。就管家和他老公而已的嘛。

阿穎:好吧。

阿峯:。。。

阿穎:。。。

阿峯:怎麼都不說話?

阿穎:不知道說什麼。。

阿峯:你可以說。。。

阿穎:等一下我有電話進來。我等一下打給你哦。

阿峯:誰打給你?

阿穎:同學。拜

阿峯:喂!

阿穎說完就掛了電話了。

阿峯:有那個同學打給她那麼需要急著掛我電話啊?

小希:誰知道啊?你問一下你家開的電話公司查一下通話記錄?呵呵呵

阿峯:哼!如果不是我爸下了命令給公司不給我濫用的話,我早就查了。

小希:哇塞還真的查啊?

阿峯:當然要知道她的全部啊。

小希:你太誇張了啦。你真的這樣做了的話,她應該會生氣吧。

阿峯:應該不會吧。我問問她。你載我去她家吧。

阿峯說完就打了電話給阿穎。

阿穎:喂?你等一下。我在開門了。

阿峯:哦。

過了一分多鐘,阿峯就聽到阿穎開門。

阿穎:你說吧。

阿峯:我在你叫樓下,你開一下門吧。

阿穎:哈?你按門鈴啊。

阿峯:哦。按了。

阿穎:開了。

阿峯:哦。我現在上來了。

阿穎:哦。掛了。

過沒多久,阿峯就來到阿穎門口了。

阿峯:喂。我想問你。

阿穎:恩。你喝什麼?坐吧。

阿峯:隨便吧。你弄完過來坐下我有事情要問你。

阿穎:好吧。等一下,我換件衣服。

阿峯:快點啦。

阿穎:好了啦。

阿峯:對了!剛剛誰打給你啊?那麼趕著掛電話。

阿穎:就補習班的同學而已。

阿峯:那幹嘛掛電話啊?我等你啊。

阿穎:我不知道他要說多久啊。

阿峯:他是男的還是女的啊?

阿穎:男的啊。

阿峯:那就肯定不會很快啊。什麼?!男的?

阿穎:是啊。幹嘛?

阿峯:找天我要見見這個男的。

阿穎:為什麼?

阿峯:他找你幹嘛?

阿穎:問功課。

阿峯:真的嗎?

阿穎:真的。

阿穎換了睡裙出來,進了廚房,到了兩杯牛奶出來。

阿峯:牛奶?

阿穎:你不是說隨便嗎?

阿峯:是啦。好吧。

阿穎:你問吧。

阿峯:你不冷哦?

阿穎:不冷啊?你要問的就是這個啊?

阿峯:不是啦。你平常會帶人回家嗎?

阿穎:有時候吧。

阿峯:有男生來你家嗎?

阿穎:有吧。我不知道啊。幹嘛啦?

阿峯:男生到你家你就穿這樣出來啊?裙子太短了啦。

阿穎:沒有啦。不會啦。

阿峯:真的嗎?

阿穎:真的。

阿峯:那。。你為什麼我來了你卻換了裙子?

阿峯一邊說著一邊慢慢的在沙發上靠近阿穎,讓阿穎慢慢的往後靠。阿峯幾乎爬在阿穎身上,而阿穎也幾乎整個人躺在沙發上。

阿穎:你幹嘛?

阿峯:沒有啊。我只是想要靠近一點看看你。

阿穎:為什麼要看我?

阿峯:因為我想要看清你啊。看清楚你是不是那種隨便的女生。

阿穎:你!你走開啦!

阿穎很用力的推開了阿峯,站了起來走向大門的方向,開門叫他離開。

阿峯:你幹嘛啦。我又沒怎麼樣?

阿穎:請你走。

阿峯:對不起啦。我開玩笑的嘛。

阿穎:離開。

阿峯:我想問你的還沒有問你耶。

阿穎:我不想聽也不想回答。請你走。

阿峯:阿穎。。對不起嘛。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。

阿穎:So?我現在請你離開。還是要我叫security?

阿峯:好啦好啦。對不起。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。請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?

阿穎:走!

阿穎雙手拉著阿峯的手,拖他出去門外了之後,狠狠地關上了門。阿峯真的很驚訝,因為他從來都沒有看過阿穎會這麼生氣。阿穎很氣自己為什麼自己會那麼習慣性的換了衣服,卻忘記阿峯其實還是不是家人,愛人,男朋友。她甚至還不確定他們的關係是不是好朋友。他們的相處像似一對在打情罵俏的情侶一樣。可是他們從來都沒有跟對方表達過對對方的感覺。他們應該什麼都不是吧。阿穎自己也心知肚明,阿峯其實是不會看上自己。

幾天過去了。阿穎依然都沒有跟阿峯講過一句話。等到放學了。阿峯居然主動去找阿穎。

阿峯:喂。

阿穎:干嘛啊?

阿峯:你還在生氣啊?

阿穎:你覺得呢?

阿峯:有什麼好生氣的嗎?

阿穎:你說呢?

阿峯:哎喲。你不要生氣嘛。

阿穎:你有什麼事嗎?

阿峯:就看你還是不是在生氣啊。

阿穎:還有事嗎?

阿峯:想問你下課之後有沒有空啦?

阿穎:沒。

阿峯:你真的就那麼小氣是嗎?

阿穎:是。

阿峯:你說的哦!

阿峯超級生氣的走了。小希也跟著,覺得事情真的非常不妙。

阿峯:她簡直是個白痴!

小希:你們怎麼了?

阿峯:就是那天我上去她家,她換了我覺得挺短的睡裙出來。我就問她是不是平常帶男生回家然後換裙子。她說是啊。然後我就靠近她,然後說我想看清楚她是不是那麼隨便的人。她就趕了我出門了。

小希:你真的活該的。

阿峯:怎麼了?我只是開玩笑。我那時候其實是想親她的,因為覺得她穿裙子很好看。

小希:呵呵。你這個色狼,本來想要吃豆腐,結果被趕出來了。活該。

阿峯:你是不是兄弟啊?我該怎麼辦啊?

小希:沒辦法啦。慢慢等她氣消啦。

阿峯:那是要等多久啊?

小希:我也不知道。

這天就像是平常一樣,早上上課,中午吃飯,下午繼續上課。唯一不同的是,下課之後阿峯來到阿穎的桌子旁邊。

阿峯:你等一下要去哪裡啊?

阿穎:沒去哪裡啊。幹嘛?

阿峯:我想帶你出去啊。

阿穎:去哪?

阿峯:去了你就知道啦。

阿穎:我不要。

阿峯:你這個女人怎麼這樣啊?

阿穎:幹嘛?

阿峯:我請妳啦。

阿穎:我又不是沒錢。幹嘛要你請。

阿峯:那你請我。

阿穎:你有病哦。你叫我陪你出去還要我請你。

阿峯:你真的很煩耶!你怎麼樣才能跟我出去啦。

阿穎:你跟我說要帶我去哪裡?

阿峯:有個電影我想要看可是沒人陪我。

阿穎:哦。。原來是這樣啊。

阿峯:那個電影很好看哦。

阿穎:好啊。我跟你去。你請看電影加吃晚飯。

阿峯:沒問題。

阿穎:我要吃很多哦。

阿峯:我就知道!你是豬啊!

阿穎:你才是豬呢!

阿峯就這樣帶著阿穎出去。阿峯想著阿穎好想忘記上次在她家的事情,已經沒有在生氣了。阿穎其實是記得的。可是就是生氣不下去。自己想要跟阿峯單獨出去。不過其實他們兩個很少這樣單獨出去看電影或者吃飯。每次都會有意外,要不就是阿穎惹到阿峯或者就是阿峯覺得阿穎太笨了。這次他們兩個單獨出去當然也有事情發生。而且這件事情讓阿峯覺得非常的不開心。那就是在他們兩個在戲院裡面,坐在阿峯旁邊的除了阿穎之外,還有一個跟她們差不多年齡的漂亮女生坐著。本來一開始看也都沒什麼。可是他們選擇看的是驚悚片,到了恐怖的地方,阿穎當然就會害怕。基本上很多女生遇到那種驚悚片裡面的恐怖畫面的時候,都會很自然地害怕或者不敢看。阿峯會挑選看恐怖片也是因為每當在這種時候,阿峯都可以乘機摟著阿穎,給她一種被呵護的感覺。這時,阿峯想要摟著阿穎的時候,卻被旁邊的那個女生摟住了手臂。阿峯當然覺得很莫名其妙啊,馬上就拿開啊。之後好幾次這種畫面,阿峯都是躲不開。終於看完電影了,阿穎覺得害怕卻對電影讚不絕口。阿峯反而不爽。明明想要透過看恐怖片來跟阿穎親近些。親近不到就算了,還不斷地被吃豆腐。阿峯還是覺得不甘心想要找那個女的算賬。阿穎看到阿峯無緣無故的生氣覺得很奇怪。

阿穎:阿峯你要去哪裡啊?

阿峯:我要找那個女的算賬。

阿穎:那個女的?算什麼賬啊?

阿峯:就是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