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輪迴】 第6話:最終回!考驗!

我雙手按著頭,仍是很痛,痛得睜不開眼,記憶的碎片一塊一塊的在腦海裡亂闖…………

老人緊張,想扶我,卻被失控的我推倒在地上。我已經痛不欲生,拼命用頭去撞那石檯石柱,直到全身無力,癱瘓在地上。不是痛苦停止襲擊,是我已無力抵抗,而且有點適應了。記憶的碎片好像也安定了,整齊有序的排列,讓我看到一段畫面,心裡抽痛著。

 

陽光照到我臉上,我瞇眼醒過來……誰知道一股洪流湧入,我差點溺死。
我被逼逃出那舒適的新窩:「哪有人那樣澆水的!」
「阿,仙人,小仙失禮了……」一把委婉的女聲。
我擦了一下臉上的水,勉強地睜開眼睛,看到一身淡紅色打扮的仙女擔心的神情:「………應該是本仙失禮了,不該對仙女那般粗魯…..本仙桃源,敢問仙女芳名?」
仙女遞上米色的手帕:「原來仙人便是桃源,久聞大名,小仙紫薇…..還請仙人先用手帕,小仙再找巾子給仙人乾身。」

我看著自己這一陣子寄住的七色花,水珠在花瓣上示威,這花應該也差點和我一起溺死了。
仙女從特別上了色的茅廬中跑來,將一塊大布披在我身上:「仙人請快乾身,小心著涼。」
我用大布擦了擦淡黃色的長衣還有頭髮:「多謝仙女……仙女乃是初次來到?」
仙女低頭臉紅:「小仙初次來到便給仙人添如此麻煩,實是慚愧。」
那樣可愛的仙女我還是第一次見:「仙女不必區禮,本仙願教仙女澆花。」
仙女臉更紅:「那……..那還煩請仙人賜教。」

於是我就留在仙女的茅廬,留得不知時日,白天在小花園裡教她怎麼照料花花草草,晚上我便回到七色花裡休息。有天,一個穿著米白長衣,有著長白鬍鬚的老人,柱著拐杖的來訪。
老人笑得很開心:「桃源,老夫是否來得不是時候?」我正握著紫薇的手澆花。
我們發現老人進來了,便馬上分開,我走到老人跟前,尷尬的說:「月老,本仙失禮了。」
月老把著自己的鬍鬚:「呵呵呵…..桃源可知,這乃是老夫牽的線?」
我受寵若驚:「這…….
月老笑不攏嘴:「桃源與紫薇仙女本是天造地設,老夫只是錦上添花而已。」

 

我有點哽咽,記憶還是毫不留情,仍然一幕一幕的逼我看下去,心被痛苦蠶食得失去知覺了。

 

我和紫薇到過河邊以後,不遠看到茅廬裡正有一堆天兵在翻箱倒篋,看樣子是在搜東西。一個天兵提了一塊用黃布裹著的東西給天將看,天將一看,神情吃驚,並馬上讓天兵集合。我們趕緊跑過去詢問究竟,剛好站在門前的天將是我認識的。
我正想問:「天將,這是….」話還沒說完,我們就被擒住了。
天將臉上一抹無奈:「玉帝的玉璽不見了,本將根據情報所指,來此地搜查…..請仙人與仙女跟本將回宮吧。」

「桃源紫薇密謀造反,罪不可赦,應處以極刑。」朝上的申天臣說道。
其他天臣在議論紛紛,玉帝緊閉著眼,自己按摩著太陽穴大喊:「眾卿家,請肅靜!」
突然變得鴉雀無聲的朝堂,我跟紫薇仍然被綁著,跪在冰冷的磚地上低著頭。
玉帝終於張開眼,眼神裡隱約帶著一絲失望:「桃源…….可知道自己犯了什麼罪?」
玉璽不是我偷的,只能說:「恕臣無話……………清者自清!」
申大喊:「證據確鑿!休想抵賴!」
玉帝示意申不要再說話:「朕念桃源發現美境,又多年治理有功,今判桃源與紫薇即日起貶為凡人……眾卿家不必多言,朕心意已決,退朝吧!」

被送往輪迴途中,紫薇雖然穿著囚犯的衣服,帶著枷鎖顯得有點落魄,但高雅的氣質仍在:「小仙相信桃源無罪。」
我把紫薇連累了:「紫薇,本仙無能阿,竟讓無恥之徒有機可乘,拖累了紫薇。」
紫薇微笑著搖搖頭:「桃源不必內疚,小仙願跟桃源一起受難。」我感動的笑了。

 

「月老,沒想到你的茶道已經達到那麼出神入化的階段了,不過看來現在也不是我這個師傅該驕傲的時候。」我按著頭,慢慢的站了起來。
月老驚嚇:「桃源…..你這身………….記憶恢復了?」
我看了看自一身淡黃長衣,還有烏黑的長髮:「我全都記起來了…..告訴我,那片桃源後來怎麼了。」
月老嘆著氣坐下:「自你們受罰後,玉帝把桃源交給申管理了,可是不到半年,桃源就變成一片寸草不生的荒地,玉帝已經沒有心思追問,就那樣不了了之了。」
我也坐下來了,拿起剛用過的茶杯,無語。
月老:「後來申因貪被貶為凡人,在受罰那天,他站在輪迴前,才突然說當初你是被他陷害的,又說偷玉璽的是他,接著便跳進去了。玉帝大怒,說無論如何都要把你找回來,於是就把此重任交給老夫了。你以前是不是得罪了申?」
我眼神呆住:「……申有去過桃源,但去過幾天就犯了規矩,於是我把他趕走了…..沒想到這點小事讓他會懷恨在心。」
月老喝了口茶:「申當時貴為天朝一品大員,居然還如此心胸狹隘。」
我還是無話可說,月老:「不過老夫要說的不只是這些,老夫一直都有看著你輪迴,你剛當上人的時候,便是申受罰的時候,老夫發現他每輩子都是害死你的那個人。」
我轉頭看著月老:「你說什麼?」
月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:「你應該看過那本書了……申就是那個見死不救的郎中,那個亂刀插死你的小混混,那個縱容部下打死你的警官,還有那個謀朝位的副總裁……
我心不在焉,而月老還一直說:「…………….老夫懷疑,難道是輪迴出錯了?」
我異常冷靜:「輪迴不會錯,這是輪迴給我的考驗,我必須面對。」

兩個坐在小石亭的仙人,靜聽著大自然的呼吸聲,然而一切仍然是被霧蓋著,看不清,摸不透。
月老難以置信:「那………你不回來了?」
我:「要回來的,終有一天會回來。」
月老:「玉帝可想你了。」
「如果現在就回來的話,也只是逃避,我不能過那樣的生活。所以如果你沒見到結果,就請你不要招見我了。」
「你這一去,都不知道何時才能回來。」
「我必需去。」
「那………..
「所以讓我拜託你一件事,月老。」跪在月老跟前的我流了兩行淚。

再次來到第四冥道的我,受到不少鬼魂的目光注視,大概是我這身古裝打扮嚇到他們了。
孟婆見到我時,卻問:「仙人,這樣好嗎?」
我請孟婆繞一碗湯:「沒別的路。」
孟婆沒有繞湯的打算:「那請仙人不要喝我的湯,我也是沒有別的辦法。」

於是我沒有喝到孟婆湯,就來到輪迴前面,而月老應該是放了話,讓輪迴旁的衛兵暫停其他鬼魂的投胎工作,我就可以自己一個在輪迴前再考慮一下。看著那發著光,不停轉動的大圓球,這次回憶並沒有急不及待的播放,思緒都是有史以來再清楚不過的。我一下觸碰那球體,手指有點麻麻的,就像是輕微觸電一樣。
輪迴的光在我臉上飛快閃過再閃過:「輪迴,我覺得有點對不起天庭上關心我的仙人,尤其是月老,但是除了這樣,沒有別的方法可以解除我跟申之間的糾纏不清,對吧…..這次還得麻煩你。」我閉上眼向前走進了輪迴………..

 

故事換到二十一世紀末的台灣。

 

 

我是一個作家,現在正在家裡用電腦寫著一篇關於輪迴的故事。別人看來只是普通的科幻小說,但對我來說,可是逼真無比。

 

「所以讓我拜託你一件事,月老。」跪在月老跟前的我流了兩行淚。
月老也忍不住淌淚,扶起我說:「儘管說,老夫一定給你辦到。」
「如果紫薇來到,請你一定要把所有事情告訴她,還有要讓她回來繼續當仙女……我耽誤人家太久了,她本來就不應該受罰的…..請你一定要把她留住!」

 

我的手指迅速的在螢光鍵盤上敲著鍵,然而這篇故事也是時候結束了。

 

出事情那天我們的最後一天,坐在軟軟的草坪上,看著夕陽和小河。

 

此時,有個人正站在我背後,手上戴著一隻看上去是手套,但並不是那麼簡單的「手套」,而那隻手正對著我後腦張開。

 

紅紅的夕陽把天空和小河染成橘紅色,河水的律動猶如會翩翩起舞的音符。

 

那種「手套」是日本最新科技,在普通手套上加上了成千上萬的小氣孔,只要一啟動,小氣孔就能集體高速噴氣,產生威力強大的衝擊波,一擊便能把我轟得腦袋開花。

 

我在被河水反照了夕陽柔光的你的臉上,輕輕吻著…………

 

淚水沒來得及流下來,鮮血便與腦漿混合,濺到屏幕上,流到書檯上,滴到地上…………..

 

 

 

 

 

- 完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