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輪迴】 第5話:天機與潛伏著的記憶

我醒過來,發現自己躺在勞斯萊斯的高貴皮座位上,開車的是那留著長金髮的青年………..

「這裡是哪裡?」我立刻坐起。
「先生,這裡是地府。」坐在駕駛席旁邊的平頭青年道。
「我老婆還有女兒呢?」我不能鎮靜下來。
平頭青年:「她們命不該絕,也不必擔心。」
…..除了啞口無言以外,也沒有別的反應,車廂裡於是只剩下沉默在迴盪。

「剛剛對先生無禮了,請見諒!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。」長金髮青年回頭看了我一眼,打破沉默的說了話,我才發現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戴了副墨鏡。
我無可奈何:「沒關係,都下來了,我還能說什麼。」
長金髮青年又說:「我們還是再自我介紹一下吧,小的是馬面,旁邊是牛頭,我倆軍階同是將軍級的。」
牛頭接著說:「在你身前有飲料供應,隨便挑吧!我們距離總部還有好一段路要走。」

此時,我低頭看了一下,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……這設備只有新版的勞斯萊斯才有,而且那版還是全球限量只有十輛,這裡怎麼會有?

我按下前方一個寫著「冰茶」的按鈕,一點動靜都沒有,一杯冰茶就倒好在我座位邊上。雖然生前的我還算是個有錢人,但都沒見過這新版的勞斯萊斯,今天真的大開眼界了。
大概見我臉上寫著「驚嘆」二字,牛頭便解釋說:「這確實是新版的勞斯萊斯,不需要想為什麼它會出現在地府,凡間有的東西地府都有,新來的鬼魂都是那樣驚嘆。」
我品嚐著車中倒出來的冰茶,若無其事地說:「是這樣阿….
牛頭也顯得沒之前那麼嚴肅:「好!是時候告訴你我們是做什麼的。」
我不屑:「這還用說嗎?不就是硬把我帶到地府裡,不然我就會變成遊魂野鬼,害人害己阿….這些我都知道。」
馬面按了自動模式,便將手移開方向盤,回頭跟我說話了:「沒錯,牛頭馬面是負責收魂回地府的,可是如果是普通靈魂也不用我們將軍級出手。」

看著車窗外什麼都沒有白茫茫的街道,只有街燈散發著一絲溫暖,我手中那杯冰茶,連冰塊也不安定的作動了一下。
我搖搖那冰茶:「那你們想說什麼?」
馬面把墨鏡拿下:「你屬特別案例…..我們奉閻王旨意,無論怎樣都要收你回來,不得有誤。」
馬面示意讓牛頭繼續,自己則解除自動模式專心開車。
牛頭點了杯冰可樂,喝了幾口:「詳細我們也不清楚,上頭已經派人去幫你辦進地府的手續,講座你也可以不用去聽了,我們會把你直接送到輔導中心,交給上次跟你談過的輔導員。」
一下子讓人不可置信的事情通通鑽到我耳朵了:「什麼?辦手續?講座?輔導中心?還有上次跟我談過的輔導員?我才第一次來阿…..
牛頭馬上咽下口中的可樂:「此言差矣!你何止來過一次?包括你這輩子,你已經死過十次了。你不記得你的輔導員是正常的,因為你要喝過孟婆湯才能投胎。」
我想現在要是再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我都能接受了:「還真有孟婆湯?我還喝過?」

「快到了。」馬面說著,我也看到前方有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,外貌跟故宮沒差。
牛頭趕快把可樂喝完:「前面那個就是我們地府總部,我們會把你送到輔導員那邊。」
沒多久,我們已經來到宮殿前門,可是馬面繞到另外一面圍牆去,大概是要走側門吧。之後的路,我們就下車走了。

走過那無人的通道以後,右面有道大門,牛頭和馬面一人一邊的把門推開了。門一開,我發現那是通往大殿的後門,接下來我們穿過一條又一條的長廊,看牛頭馬面一點都不猶豫,這裡簡直就像是他們家的後花園那樣,可是對我來說,如果沒有他們帶路,我應該會迷失在這座迷宮裡。正當我感到頭暈轉向的時候,我們終於停下來了,牛頭輕輕的在左邊一個掛著「二二三」門牌的門上敲了幾下,開門的是一…….隻橘黃色的鬼,額上還長了一個角。

牛頭馬面把我交給那隻鬼以後就離去了,剩我跟那隻鬼共處一室。
那隻鬼倒是很熱情的走過來跟我握手:「你好,霍文!我是輔導員史提芬。想喝些什麼,茶還是咖啡?果汁也有。」
我都呆住了:「我比較喜歡喝奶茶。」
「好!你先坐一下,我去給你泡。」史提芬替我把椅子拉開,便跑到門旁邊的小茶水間泡茶。

史提芬拿著冒著熱氣的奶茶向我走來:「我剛剛正在看你的檔案…..就是桌上那本很厚的。」
於是我把視線移到桌上一本厚得不能再厚的東西上,說它是書它又不是書,就是一疊紙罷了:「這本是?」
史提芬把奶茶放到我面前:「這本就是紀錄著你每一個輩子發生了什麼事的書。對一般鬼魂說的話,我就不跟你說了。你翻翻看,前幾頁都是封好的,意味著那是天機,連我們輔導員都不能看的。你這特別案例是天庭有人要招見你,大概也是跟那天機有關。」
我很疑惑:「你說天庭有人要招見我?我誰也不認識。」
史提芬從冰箱裡拿了一瓶橙汁,就坐到自己的位子上:「不是不認識,是你不記得了。總之十萬火急,上頭讓你盡快到天庭去,但去以前要把這本書看完,起碼對自己的前幾輩子有個頭緒。」說完,他便把那瓶橙汁的蓋子打開,一口氣把冷冰冰的燈汁灌進喉嚨裡,所以緊接著的只能是一個顫抖。

雖然說是盡快讓我到天庭,可是單單是看那本所謂的書,我都已經花了好幾天了。我看到之前的自己,真悲哀,當花花草草豬的狗的也都算了,好不容易當上人,又往往慘死,我想也只有我這輩子活得比較長。我看完以後,心情沉重了好一會兒。
史提芬吃著柳橙布丁:「看完了?」
我想著上輩子被那些狗警察打死:「嗯。」
史提芬:「其實上次我是看到你一直下來都沒談過一次戀愛,才讓你去投胎的,剛剛仔細看的時候,我才發現在你身上的可能是十世姻緣。」
離奇的事情又鑽進我耳朵:「十世姻緣?所以我才一直沒戀愛過,直到這輩子?」
史提芬把盤子放下:「也不全是….關於十世姻緣我也只是略知一二,我想帶著十世姻緣的人每一輩子都可以戀愛,只是要每隔十輩子才能遇到自己的真愛。與其說你之前是沒有戀愛,還不如說是你自己不想,心裡就只向著自己的真愛…..難得阿!」
那麼說,我對小君還真的是一心一意的,連我自己都不知道。

史提芬見我若有所思,便稍為提高了嗓子說:「霍文,你要是看好了,沒什麼問題的話,準備好去天庭了嗎?」
我回過神來:「隨時都準備好了,如果硬要說有什麼問題的話,就只有一個。」
於是我問過關於史提芬的膚色問題後,史提芬聽後大笑,說上次我也問了同樣的問題。原來我上次見他的時候,他是青色的,只是這一陣子地府流行橘黃色,他就換了一下。
史提芬從抽屜裡拿了塊小木牌出來,只見上面刻了些看不懂的古代語言:「這是我們進入天庭需要用的腰牌,你要給門衛看的。我現在就教你去…..
我還是不知道誰要見我:「等一下,你一直說有人招見我,你都還沒跟我說那是誰。」
史提芬尷尬起來:「阿!我差點忘記說了……就是月老招見你的。」
真的什麼都有,我已對新鮮的事物不感興趣了:「月老?」史提芬把腰牌遞給我。

和史提芬話別,出了宮殿後,跟著指示沿著第七冥道走的我覺得自己都走了整整一天了,怎麼還沒看見史提芬說的「天梯」,我不會看漏眼了吧?可是這裡四野之內,除了一條直路都沒有別的東西了,還能看漏眼嗎?

再走上半天,我撞到了什麼東西,雖然當鬼魂感覺不到痛,但反射動作還是會讓我摸摸自己的額頭。我仔細看了看我撞到的東西…..難道這就是「天梯」?眼前的是一部用疑似玻璃的物體做成的電梯,透明乾淨,害我撞個正著。我還以為史提芬說的「天梯」是天國的楷梯,竟然地府到天庭還可以坐電梯,那穿過人間的時候不會被發現嗎?

我按著電梯旁透明的向上箭頭,「叮」的一聲,電梯門打開了。在電梯裡也是可以清楚看到外面的,然後我看了一下有什麼「樓層」可選,發現只有天庭這個選擇。於是按了一下,整個電梯猶如被黑暗吞噬了一樣,周圍都變得黑黑的,可是能明顯感覺到電梯在往上升。大概過了幾分鐘,電梯重拾透明的外殼,而周邊的事物已經全然不同了。

踏出電梯的時候,我有點不相信自己雙腳的觸感,這裡的地面是軟軟的,在地府起碼也是有「腳踏實地」一說,這裡就沒有「實地」可言,踩到的都是厚厚的雲層。空氣中彌漫著一片又一片的薄霧,使得這個環境變得很朦朧,正如傳說中的「仙境」。在我眼見之處,有一個大閘,想必那就是天庭的入口。那大閘的門是敞開著的,後面有一條長得不見盡頭的階梯,兩旁都立著四不像,我記得在勞斯萊斯經過地府總部的時候,那裡也有一對四不像,只是這對看上去更正氣,更威武,更強大。

當我已經走到大閘前,正伸出一隻腳要踩階級上時,兩旁那對四不像突然化身為一對威風凜凜且又凶神惡煞的大將,手上都握著長柄刀,一剎架在我脖子上了。
左邊那位大將怒吼:「大膽賤魂!竟敢擅闖天庭!」這一下提醒了我要給門衛看腰牌。
我正想要把腰牌掏出來的時候,梯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一個身穿米白色長衣的老人,拄著拐杖輕柔的說:「讓他進來吧,他是老夫招見的。」
門衛收起長柄刀,可我衝口而出:「老頭,你就是月老?」
此話一出,我就把右邊的門衛激怒了,他手上的長柄刀帶著一股勢不可擋的氣勢,瞬間把我壓倒在地上,再一次地,刀刃離我脖子沒有幾公分。
右邊門衛大喊:「休得無禮!」
臉色挺紅潤的老人還很從容的說:「哈哈兩位門神,不必介懷,他只是忘記了自己是誰。」
門衛看上去口服心不服,但也只好讓我通過,於是我蹣跚的跟上那留著長長白鬍白鬚的老人。

好不容易走完了那階梯,還要沿著迂迴的山路走,那老人難怪那麼健康,看來也是走路走的。中途經過不少分叉路口,老人一路不說話,我緊跟著老人,深怕跟丟了就會迷路。最後我們來到了一個庭園,裡面有個小茅廬,鄰近茅廬的是一個小石亭,環境恬靜舒適,只有小草的芬芳在蠢動。老人悠閒的走到小石亭裡坐下,石亭裡的小石檯早已備了茗器,老人二話不說,熟練的就泡起茶來,寬大的袂根本就影響不了他的手藝。

老人泡好茶,以輕快的節奏斟滿了六個聞香杯,再各自蓋上茶杯,便滿意地笑道:「你還等我請你坐嗎?茶都泡好了,桃源。」
我坐下,問:「桃源?」
老人笑著把杯子倒過來,提起那聞香杯聞了一聞:「那我跟你講個故事吧…..在世間萬物出現之時,有一位叫桃源的仙人在凡間找到了一個青天碧草,天上無雲,陽光和煦的好地方,玉帝到過那地方以後,龍顏大悅,賜予其仙人的名字,此乃世人傳說之桃源。那位仙人自此便負責管理該寸土地,為天神們提供休憩的埸所,而他自己每天也是享樂,喜歡尋找有趣的花朵,住在裡頭。直到有一天,有位仙女休假來到桃源時,仙人寄住在仙女種的七色花裡,無意中認識到仙女,二人情投意合,仙人不再找別的花卉寄住,只願留在那七色花裡。」
我跟著老人所做的,也聞了一下聞香杯,一陣茶的清香主宰了我的嗅覺,即便我不懂茶,也能分辨出那是好茶:「這是……真有此事?」
老人笑容一直不變,用左手稍稍檔住拿著茶杯的右手,喝著那好茶:「對,他們二人乃是老夫親自牽的線。」聽上去,老人很自豪。
這故事沒完,聽上去又很熟悉,我當然繼續追問:「那他們後來怎麼了?」
只見老人笑卻了,深深的嘆了一口氣,將手中的茶杯放到石檯上,把著自己那白白的長鬍子眺望著遠方,似乎是想看透被霧籠罩著的另一端。

老人再次拿起茶杯,看著杯中茶:「他們………幸福的日子沒過多久,受到奸臣所害,被貶為凡人。」
我喝著茶,不知怎的味覺嚐到什麼了:「被奸臣所害?」
老人帶著認真的眼神:「沒錯,雖然後來也查來他們是冤枉的,該奸臣也受到處罰,可是他們已經在人世間過了幾輩子了,最快也要等到第十輩子才能把他們找回來。」
我也跟著認真起來:「第十輩子?我現在也是…..
連著幾道魚尾紋的老人的眼開始注視著我:「你就是桃源……老夫一直都很遺憾,給你們牽的紅線,本是絕良緣,在你們被貶為凡人的時候,化成十世姻緣了。」
「你說什麼!那….……那個仙女是………..」我激動得雙眼瞪得很大,頭上開始感覺到一絲絲的痛楚。怎麼會?我已經死了,不應該感到痛。
老人愈說就愈憂傷:「她便是你今生的妻子……原本叫紫薇。」
「阿!」頭上的劇痛令我身不由己的喊了出來。

我雙手按著頭,仍是很痛,痛得睜不開眼,記憶的碎片一塊一塊的在腦海裡亂闖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