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輪迴】 第3話:終於遇見了!夢中的人

我看著我的書,一頁一頁的翻下去…….

這本書看起來像本書,實際上,它是兩塊書皮夾著紙釘起來的,方便以後增加紀錄吧,那書皮上還有個編號,這地府管理得真好。不看還真不知道自己當過什麼,有花有草的,有貓有狗的,還當過豬,就是那種生下來就讓人養胖,然後宰了吃的。這書裡每一頁寫得都很詳細,古時候,每一輩子一開始都有一幅畫像,到現今這代,就有照片了。我發現包括我這輩子,我就經歷過九輩,下一輩子就十輩了,挺完滿的感覺。可是有些地方還是有點讓人想不通,為什麼這書前幾頁不讓看,都封起來了呢?那是我第一輩子的事情,連畫像我都看不到,而後面那些倒是沒再封起來了,我問過史提芬,他說被封起來的通通都是天機,不可洩露也。

於是,幾天下來,我把書看完了。
剛翻了最後一頁,史提芬就問我:「怎麼樣?要不要多給你一點時間考慮?」
我很堅決:「真的不用了,看這本書,我是為好奇,看不看,我都已經決定了我一定要投胎!」
史提芬泡著綠茶,嘆了口氣說:「唉,投胎可不是容易的事阿….我能不能問為什麼你那麼想去投胎呢?你一直看書,就一直在那邊說要投胎,到底是為什麼?」
「為了李婆婆!」我想都沒想就說出來了:「你都知道我這輩子是怎麼死的,而且我生前的願望就是要好好報答李婆婆,結果可好,恩沒報著,就被貪官污給陷害了。這……怎麼說我都不服!」
史提芬又一口把茶喝了,說:「你是為了報仇…..不過你不想想,你要是喝了孟婆湯,一輪迴,你就什麼都忘記了……你這輩子的遺憾永遠都只會是遺憾。」

我低著頭,想了良久,心裡有股辛酸,眼眶熱熱的,可惜我再也掉不出眼淚了。
我又開口說:「你說的也是,雖然還是不服氣,但也不能不放手阿….但我想投胎也不盡為了這個原因。」
史提芬從冰箱裡拿出一塊綠茶蛋糕,也遞給了我一塊,說:「別的好說!如果你想著報仇,想不通的話,就會變厲鬼,到時候害人害己的,最後只會被冥刀砍。」
我吃著蛋糕:「我想阿你看我是前兩輩子才剛開始做人的,而且都是年少氣盛,要有大好前途的時候就死了,都是死於非命,又病死,又被搶劫的亂刀捅,我想試一下下一輩子能不能過好點,至少也讓我多活幾年吧。」
「嗯….這也倒是….再看看,你這幾輩子連一次戀愛都沒談過,太不尋常了,還是投胎的好,這輩子說不定有好姻緣呢。」史提芬又開始泡綠茶,我想我是知道他是怎麼變青鬼的。
「嗯!我回應得很乾脆。
史提芬卻目不轉睛的看著我:「…..…..就決定了?去投胎?」
「對!」我乾脆給他再來個更乾脆點的。
「好!你等一下!我給你寫張紙,讓你去孟婆那裡要碗湯。」說著史提芬便拉開了書桌的抽屜,拿出一張紅色的紙,往上寫了我書上的編號,又從另一個本來是鎖上了的抽屜掏出一個印章,他張大嘴巴對著印章呵了幾下,就使勁把它壓到紅紙上,差點就整個身子坐上去了。
我看他那麼費勁,就問了一下:「這是幹嘛?」
史提芬擦擦額上的汗,說:「紅紙是投胎用的,另外還有一種是黃紙,那是給留在地府打工的鬼用的。」
我還是不解:「可是….你用得著那麼費勁蓋印嗎?」
史提芬把剛剛泡了沒喝的綠茶喝光:「這是必須的!這個印可不是隨便說蓋就蓋的,一定是要我們輔導員親自蓋,平常不用的時候還要鎖起來,不然什麼鬼都來這邊亂拿紅紙黃紙的,地府會大亂的!」看來我是問了個很愚蠢的問題。
史提芬突然變得很認真的說:「聽好,你去投胎就要去第四冥道,這街上都有路標清楚指示的,你可別去了不該去的地方。你到第四冥道以後,那街上什麼都沒有,就只有一個小攤子在路中間,那就是孟婆的攤子。你拿出這張紅紙給她,然後乖乖的在她小攤子前面的椅子坐好,她就會給你送湯了。喝完以後,碗給她,紅紙就還你了。有那張蓋了孟婆印的紅紙,你才能過孟婆的攤,才能進輪迴,知道了嗎?這紅紙給你。」我接過紅紙也不敢多話了。

史提芬說孟婆要晚上才開攤子,還有幾個小時才天黑,所以讓我在他那裡坐坐說說話。原來史提芬從前不是隻青鬼,額上也沒長角的,只是他在地府打工打久了,算是比一般的鬼資歷高一點,所以才能升到輔導中心來。他說我在太玄殿和中玄殿看到的都是初級的打工鬼,要是好像他那樣升了一級,就不一樣了,身上膚色任君選擇,額上的角是為了辨識之用,角愈多就愈高級。我看他必定就是喜愛綠色之人,什麼都要綠的。

時間差不多了,我就離開保玄殿到第四冥路去了。街上也有不少跟我一樣是去投胎的,鬼那麼多,孟婆是怎麼應付得來的?我見到孟婆以後,終於明白了。本來我只是看到她的背影,沒什麼特別的,就像典型的老婆婆,腰板再也挺不直那種,站在攤子那邊,兩隻手在整理著什麼。可是我一走近,她擦覺到了,就伸手問我要紅紙了,問題是…..她前面那兩隻手還在幹著活的。孟婆其實比三頭六臂還厲害,她有很多雙手,只是平時都藏著,只剩前面那一雙示人,而且看她那工作效率實讓我不得不佩服不久仰。中途看到有隻鬼,想不喝湯就過攤,卻被孟婆那上百隻手給擒住了,直接把湯灌到他嘴裡。而孟婆的湯看起來就再平常不過了,就跟從前李婆婆熬的湯一樣香一樣甜,不知道李婆婆現在怎樣了,有沒有收到那個夢……唉!前事我就不應該再想了。

喝過湯以後,拿著蓋過孟婆印的紅紙,我繼續在第四冥路上走,然後我就看到了一條很長的隊,再前面就是一個發光的大球體,旁邊有兩個像工作人員的站著崗,指揮著鬼魂們。那球體貌似不能一隻鬼進去下一隻鬼跟著進,中間要等一段時間,因此隊才會排的那麼長,難道那個球就叫輪迴?

等的時候,鬼魂們都異常的安靜,我的心也很說不上為什麼的平靜下來了。這時候我感覺到自己響往著下一輩子,這輩子的事情在我腦子裡飛快躍過,愈接近輪迴,就躍得愈快。當我來到輪迴前,腦海裡畫面都定住了,定住在那小女生抱著七色花看著我的那一格…………….

 

故事於是就換到二十一世紀三十年代的中國。

 

 

「霍總裁,麻煩您在這裡簽個名….」來跟我談生意的人都很客氣的說過這句話。
我叫霍文,今年三十五,現任森尼公司總裁。大學的時候,我在四年內攻下工商管理和電腦編程的學位,再過兩年,我就拿下工商管理博士的名號。然後我花了幾年和一群工程師一起研究第一台森尼電腦,從而建立起森尼公司。家裡養著老婆和一小女,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,要是現在讓我死,也此生足矣。

說到森尼這品牌,近年沒有人不認識,都是託我的福,森尼才能完美的超越蘋果和微軟,開拓電腦科技的新紀元,也為我國和亞洲爭了一口氣。我小時候,街上的人都帶著蘋果的破玩意,可是現在就是森尼的世代,誰上街不帶森尼的東西?我們公司出的東西可多了…..誰不買我們家電話?沒關係!誰不買我們家電視機?不要緊!但不會有人捨得不買我們家電腦!這是森尼的代表作,這也是為什麼幾年前一次推出就把蘋果和微軟嚇破膽了。時至今日,經過多番改良,我敢說,沒有一個品牌的電腦可以追得上我們的森尼電腦!其實這沒有什麼大創意的,概念早在幾十年前就有了,可是沒人做得出來,唯獨我森尼一班聰明絕的工程師研究出來了。首先,它是史上最輕便的手提電腦,可疊可捲的屏幕和鍵盤,重要是就算疊了也不留痕,而且它的重量比一本書還要輕。其次,由我們家工程師發明的新操作系統,連微軟工程師都嘩然,微軟和蘋果的毛病都不會出現,是一套會自己管理自己的電腦,不需用防毒軟件,系統也會自動殺毒,就像人體的白血球捍衛著身體一樣,所以發生死機的機率幾近零。無人能敵的硬體和系統,我們森尼電腦足以稱霸幾十年,到我死去那天,人們肯定還用著。

「爸B,我要聽你講故事!」這是小女曉玹著。每天回到家,她都要準備睡了,才六歲,剛上小學。
我脫了鞋子,就被抱著小烏龜的曉玹拉著進房間了,我扯了扯鬆領帶,好想跟她說「爸B累了,明天再跟你講,好不好?」,可是身為曉玹的爸爸,深知講了這句話的後果是換來寶貝女兒大哭一場,我就捨不得了。

曉玹的房間應該是天下小孩夢寐以求的房間,什麼玩具都有,很多人看了都說我會把女兒寵壞的,可是天底下哪有捨得不寵自己女兒的爸爸呢?既然寵,就要寵得徹底。
曉玹跳到床上,就一直跳個不停,邊跳邊叫我講故事,我對女兒還是千般溫柔:「好B給你講故事,可是曉玹要先躺好,爸B才給你講。」說完,曉玹也沒嚷了,馬上鑽到被窩裡,很認真的看著我。
我找個小兔椅子坐下來:「從前有一個城堡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講了沒多久,曉玹就睡著了,我給她蓋好被子,只剩可愛的小臉蛋露在外面。關了燈,我才輕輕的走到廳裡吃飯。

「為什麼女兒都只愛聽你講故事阿?我跟她講她都不要。」老婆每次都啫嘴埋怨。
我真是…..哄完一個又要哄一個:「不就是因為我的聲音讓人好入睡嘛,我才說幾句她就睡了,睡得可香。」
老婆把剩菜熱了,給我裝了碗飯,說:「可以了,快吃飯吧!看你一天都忙著,只有這時才能放鬆一下。」知我者,老婆也。

我跟老婆的偶遇是在十九年前的十二月二十三號,就是要迎接聖誕的日子,那年我們都十六,那天我還記得很清楚。

 

「霍文,你這王八蛋!一天到晚就只會玩,又不見你讀讀書,電腦有什麼好看的!當初真不該讓你爸給你買電腦!」我媽一下班回家又罵我了。那個時候,我正在編程玩著,還沒想到這會是我以後賺大錢的基礎。
「媽,我玩的又不是什麼網遊,跟你說的不一樣!」我確實是很正經的。
可我媽卻火冒三丈了:「對我來說,都一樣!你這王八蛋要不再給我從……………..
在她沒說完以前,我搶先說了:「媽,我給你買菜去!」然後拿著錢包就往外跑。

跑到街上,終於安全了,閒著也是閒著,我真的給我媽到超市買菜去了。不過,實話說,菜我都不會挑,就隨便拿一點好樣的回去交代交代就好了。我正說想拿個蘋果,卻被人捷足先登搶了我看中的那個了,我氣當然不順,想開口就罵。沒想到一轉頭,就看到一個女生一手托著一小花盆,一手拿著蘋果,然後好像是在想事情,想還有什麼要買嗎?還是知錯了,想把蘋果還給我?誰不知她突然回頭就走了。可是在她走的時候,我才發現,她托著的那盆是一朵有七塊花瓣,每塊花瓣都是不同顏色的花,什麼花?她哪裡買的?而且這女的看上去怎麼有點眼熟,難道是我學校的?

於是我跟上去了,誤打誤撞的我就認識了她,她叫小君,現在說起來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就會想跟人家說起話來,感覺莫名其妙的。

日子久了,開始熟了,剛認識小君的時候還好,但後來愈熟她就愈任性愈刁蠻,每次見面都是一次煎熬,可是每次都會繼續跟小君出去,也算不上約會,就只是出去看看電影。兩個月後,我感覺應該到頭了,居然跟這個野蠻女生表白了,當時我覺得我是嫌自己活得太好了…..所以我們就那樣一起了十九年。

 

「在想什麼呢?」老婆用她大大的眼睛看著我吃飯。
我扒著飯,滿足的看著她說:「想起從前的事情了。」

 

再說說我當初是怎麼求婚的….

是我博士學位畢業那天,天公不太造美,下著小雨,那也不傷我的雅致。我可愛的小君當然也到埸,跟我這個戴四方帽穿畢業袍的榮譽畢業生合照。那時我想著,我就是要在哭紅了雙眼的父母和帶著羨慕眼神的同學們面前,給我一生最愛也就唯一愛過的人單膝跪下求婚。再也沒有比這場面還盛大的了,見證的都是我熟識的人,雖然單膝跪下真的很土。我由口袋裡掏出一隻早就讓人訂做好的戒指,上面刻了那七塊花瓣的花,還上了顏色,就那天我看到的,順序一點都沒錯。

眾目睽睽之下,我對著小君大聲的喊:「就算,我們在不同的地方;就算,我身邊有很多條件好好的女生;就算,我甩了你以後可以過得更好我愛你已經是一輩子的事了!嫁給我!」
當然,看我都那麼地誠懇,旁人也都附和著,小君也就答應了。那天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一天,沒別的,因為我娶到了我最愛的人。

 

我嘴裡含著嚼了一半沒嚼完的飯,笑愣在那邊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