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輪迴】 第2話:地府的真面目

我坐在李婆婆的床邊,等待著

病房裡的病人不是昏睡了,就是痛苦呻吟的,氣氛雖算不上死寂,但也好不到哪裡去。現在已經不是探病時間了,倒有點慶幸自己已不是人,只剩下常人看不見的靈魂,可以坐在這裡,不用被驅趕。

有好多話想對李婆婆說,該從何說起呢?這一切都太突然了,一下子我就死了,一點挽救的地步都沒有,這種事實誰能接受得了,而且李婆婆現在那麼虛弱…..想這些也沒用,我都死了,就算說話她也聽不見

可是我還是想說:「李婆婆,一直以來,都是你含辛茹苦的把我養大,你這份恩情,從我開始懂事以來就想要報答,努力讀書,孝順你,都只是些微不足道的事。正想說畢業以後就可以給你好生活的,沒想到工作都沒到一年,命數卻已盡了。今天早上還好好的,沒想到會遇到這種事,更沒想到自己會死。我痛恨那些腐敗的警察,為了一己私慾把我活活打死,如果有來生,我還真想讓這些貪污小人全都得到應有的懲罰……不過,李婆婆,我人已經死了,我知道你是因為相信我是清白的才那樣操心,但請你不要再那樣了,好好的過日子,不要再想我的事情了,這就當作是我最後的心願。還有,家裡那些破鐵罐裡放的都是我的積蓄,你就拿去吧,當是我最後孝敬你的……..即使我現在現在我說的話…..你都不再聽得見我還是很想跟你說句再見才走的…..

正當我想啜泣又啜泣不了的時候,背後傳來小孩的聲音:「這話你想讓她聽見嗎?」

有人能聽見我說話?有人能看見我?

於是我猛一回頭…..什麼都沒有………..
剛剛那個聲音:「在下面!下面!是下面啦,笨蛋!」
我往下看,只看到兩個小孩穿著背心短褲,背心上還有「十三」的字樣,看上去很可愛。
其中一個頭上綁著兩個小辮子的小孩開口說:「你好!初次見面!我是馬面十三,他是牛頭十三,我們是第十三分組的牛頭馬面,來帶你到地府的,請多多指教!。」

牛頭?馬面?怎麼會是兩個小孩?

另外一個鼻子上面釘了金色鼻環,剃了個平頭的小孩也開口了:「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,剛剛那些話你想讓老人家聽見嗎?我們可以幫你,如果這是你的遺願。」
我一時還接受不了,自己看見牛頭馬面了,也不知道自己說什麼:「這….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我想讓她聽見!我想跟她講再見再走。」
牛頭十三:「好吧!我們就成全你。」話畢,他跟馬面十三就各舉起了一隻手,從他們掌心裡有一道白白的柔光緩緩的散了出來,鑽進李婆婆的腦袋裡了。
我被嚇壞了,對他們叫道:「你們對李婆婆做了什麼?剛剛那是什麼光?」
馬面十三放下手,從容的回答:「不用擔心,子佑。我們是在幫你報夢給她,她會知道你想跟她說什麼的。至於你的死,她能不能接受還需看她自己,你現在也沒什麼可以做的了,跟我們走吧!」
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,就被牛頭十三牽了出去,我不捨,回頭再看那還臥在病床上的李婆婆,我已經穿過病房的牆了。

牛頭十三和馬面十三雙雙走在我前面,晚上醫院的走道上很平靜,還帶點詭異,鬼故事發生在這種地方也是理所當然的,因為我每走幾步就看到跟我一樣在飄的「人」。
牛頭十三突然說話把我嚇死雖然我已經死了:「我說,子佑,你怎麼那麼難找,你一死,我們就趕去警察局,你卻不知道飄到哪裡了,害我跟馬面找半天。」
我才反應過來:「阿!對了,你們怎麼知道我名字?還有不好意思,我下次不會亂飄了…..阿!好像沒有下次了。」
他們兩個都大笑,馬面十三按住肚子對牛頭十三說:「牛頭,報告裡寫的果然不假,這傢伙雖然忠厚誠實,但反應超遲鈍的!哈哈哈!」
牛頭十三也和應著:「哈哈哈!對阿,寫報告那個都不知道是誰,寫了句『看上去明明就很笨,居然可以是八優狀元,連高考也是四優,這種人的存在根本就是個矛盾』,我笑到眼淚都出來了。」

我有點抓破頭了,他們兩個是在說我嗎?我的存在是個矛盾?難怪我要那麼早死。
牛頭十三和馬面十三笑完以後,馬上又板起那很正經的臉,牛頭十三說:「我們當然知道。你是我們負責收回來的靈魂,你的底細我們都是一清二楚的。」
馬面十三也接著說:「就是,你以為我們這份差事很容易嗎?」
我不解的問:「可是,你們只是小孩,遇到惡鬼怎麼辦?」然後我就後悔了。

牛頭十三忽然從個小不點變得巨大無比,感覺比巨人還高大,身上黑色的毛洶湧的冒出來,肌肉也變得好結實,頭上還長了一對大尖角,這才是他的真面目?我被那目露凶光的眼神嚇到跌坐在地上,嚇得腿都發麻了雖然我已經沒有腿了。
馬面十三當旁白的在旁邊解說:「那就變大,硬把他們收回去阿。你以為我們牛頭馬面是浪得虛名的?」
看我被嚇得起不來的樣子,牛頭十三也變回原來的小不點,對我笑著說:「不過看你也是個好人,又笨笨的,我們也不用使出變大這招了。怎麼樣?嚇得魂飛魄散了沒有?」
我驚訝地摸著自己的「身體」:「阿!我魂飛魄散了!」才剛死不久,就魂飛魄散,我真是禍不單行。
牛頭十三和馬面十三又再次笑的不行:「嚇你的!哈哈!笨蛋,世上只有被冥刀砍才會魂飛魄散的哈哈哈

就這樣,邊被他們笑,邊前往地府,路愈走愈暗,愈來愈陰森,來到沒有人的地方,旁邊卻有很多被牛頭馬面領著的靈魂。可是好奇怪,一直都是走在地上的,地府不是應該在地下面嗎?
我前面兩位突然停下來,馬面十三說:「就這裡吧!」然後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一塊長方形的小東西,把它扔地上。那小東西一碰到地面就像被施了魔法般變大了,原來是個門!
牛頭伸手把門打開,說道:「嗯!裡下去就是第三十八冥道了。子佑,進去吧!」
門開了以後,發現裡面有一條大街,而且比地面這邊還要光亮,下面都是靈魂在向同一個方向走,對,他們在走。難道這門是小叮噹隨意門?可是我還是不懂要怎麼進去:「進去?會摔死的!」
我才講完,馬面十三就把我踢進去了,還說:「不會的!你已經死了!」

我扒在那條大街上,想說起來,卻被不明來歷的東西砸背上,而且是砸兩次,雖然不痛,但感覺還是怪怪的。
牛頭十三和馬面十三拉了我起來,臉上毫無悔意,異口同聲的說:「不好意思!剛剛將你當軟踩了。」
我的反射動作很自然的幫我對應著:「沒關係啦!不用客氣!」
他們就像在憋笑那樣,牛頭十三按住嘴巴說:「快快到地府了我們還是先先給你說一下地府的規矩….

之後我們就往不遠處那座讓人嘩然的大型建築物前進,那建築物感覺就像北京故宮,是一座保存得很好有古代色彩的宮殿。大街旁邊沒有商店或者餐館,滿滿的路燈一支支豎立著,後面是草坪。
馬面十三開始說明:「下來以後,你們的腿都會重現,讓你們可以像生前那樣走路。接下來,我們會帶你去前面那個宮殿,那是地府總部,是在地面明清朝的時候重建的,所以跟你們的故宮有很多相似的地方。所有剛收回來的靈魂必須到那邊報到,那也是我們地府高官們的辦公室所在。報到以後,靈魂都會被分配到不同的地方,不過做的事情都會一樣,只是先後順序不一樣,有的會先聽講座,有的會先到輔導中心。」
我驚歡:「嘩!地府原來和人間做事沒兩樣。」
牛頭十三雙手撐著腰說:「這當然!不要以為只有你們人類在進步!人間有什麼,我們這裡就有什麼。因為無論在人間是多麼風光的人才,只要一死,選擇要在地府工作的話,他的貢獻就是讓地府發展的動力。」
我詫異:「阿!還能在地府工作?」
「對!不過在這裡工作沒有工錢,因為就算有錢也沒有東西讓你買,鬼又不用吃不用穿的。我們這邊有科研學家管理層…..有些還幫天庭打工。」馬面繼續解釋。
我無語:「幫天庭打工?」
牛頭十三:「就好像小月老那些,都是天庭的月老人手不夠,我們這邊徵人的…..徵鬼才對。」

我正理解著很多地府不可思議的真相,卻已經來到了地府總部。真的很古色古香,大門兩旁屹立著兩座四不像,紅邊黑底的牌匾高掛在大門上方,上有金色大字從右到左寫著「地府」。
跨過門檻,牛頭十三和馬面十三就和我道別了:「子佑,我們只能送你到這裡,我們還要去收別的靈魂,你一直向前走就是報到的地方,你自己保重了!」
我回應:「你們兩個也是!」

接著我經過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廣場,廣場中間有個大魚池,裡頭還有荷花鯉魚。不久我前面出現一個叫太玄殿的建築,我逐步走近,聽到殿內的打字聲和電話聲,彷彿那裡面就是個辦公室。進去以後,有隻女鬼來招待,說要排隊等一下,我發現殿裡跟銀行裡的設計一模一樣。雖然我生前也沒進過銀行,但從銀行玻璃門前偷看幾下倒是有的。這裡燈光很足,鋪著貌似大理石的地方,門口有接待員和拿著大刀的守衛,前面不遠就是櫃台,櫃台後面坐了當值的鬼,再後面就是整理文書的鬼吧。

大概排了幾分鐘,終於輪到我了。我來到六號櫃台前,居然是隻垂頭喪氣的男鬼。
男鬼嘆著氣說:「唉!新來的,這裡一份報到表,把上面那幾格填好吧….唉!」
我接過報到表,用插在旁邊的筆填好那幾格,就把報到表遞給他了。
男鬼看了看報到表:「唉!怎麼填得那麼快呢?……
他在一本厚厚的簿子上記下幾個字,又在報到表上面蓋了個印:「唉!楊子佑,請你先到中玄殿去聽講座吧…..唉!出門左拐就是了。」
然後又把報到表給我,說要帶著去中玄殿和輔導中心的。

來到了中玄殿,門口的接待員在我報導表上又蓋了個印,給了我一份地府地圖和一本地府小冊子,就讓我隨便去找個位置坐下來。這個大殿裡就像是大學的講廳,不過這個大好多好多,最前方有個講台,其他都是已經固定在地上附帶小桌的椅子。我在前幾排找了個位置坐下來,翻開了小冊子看了幾頁,右邊的位置就被一隻女鬼坐下來了。
她看上去有點憂傷,是有什麼心事未了嗎?我忍不住就問:「你好!看你挺悲傷的樣子,你還好吧?」
她沒看我,把小冊子和地圖放到小桌上,說:「我還好,只是剛剛去過了輔導中心,得知了前世的事情,有點難過。」
去輔導中心原來還會知道自己前世的事情,牛頭馬面怎麼不跟我說。我試著安慰那女鬼:「不要難過啦!已經是上輩子的事情,你投胎做人以後也會忘掉的,還是開開心心的接受自己曾經遇到過那種事情。」
女鬼低頭好像想了一想,想通了,就跟我笑著說:「嗯!沒事的。你也是剛來的吧?我叫小魚,你叫什麼名字?」
我也笑著說:「沒事就好。我就是剛死的。我叫子佑。」

於是在乏悶的講座中,我跟小魚聊得不錯。散席時,小魚說她想去當小月老,我們就此告別了。我踏出中玄殿以前,門口的鬼檢查了我的報到表,然後說輔導中心就在保玄殿,中玄殿的正對面。所以我來到了一個超級多房間的大殿,接待員把我的報到表收了,叫我到掛著「二二三」門牌的小房間,結果我繞了不知道多少個圈,迷了不知道多少次路,才來到了二二三號房。門是敞開著的,於是我就敲了敲門,這時候才發現裡面坐了一隻青色的鬼。青鬼穿得很正統,就像辦公室工作的文員一樣,襯衫領帶西褲皮鞋,額中間有一小角,接著是類似髮線後移的跡象。

青鬼注意到我了,便面帶笑容的站了起來,走到我這邊跟我握手,說:「終於來了,子佑。你好!我是這裡的輔導員,叫我史提芬吧!要喝茶還是咖啡,果汁也有。」
我嚇得起雞皮疙瘩,我在跟一隻青鬼握手雖然我已經沒有皮膚了:「…..你好….我想喝水…….
史提芬給我拉開了椅子,示意讓我坐下來,他倒了杯開水放到我面前,就回到自己坐位了。在凌亂的書桌上,史提芬把原本鋪滿整個桌子的文件全都撥到一邊,再從身後抽屜裡狼狽的提出一本比字典還厚十倍的大書放在桌上。
史提芬喘著氣介紹說:「好!廢話少說。這就是紀錄了你每輩子發生的事情,當然也包括了剛過去的那一輩子。地府規定每個人死後都必須知道從前每一輩子發生的事情,好讓他們作出適當的選擇。而如果選擇投胎的話,就要喝下孟婆湯,將所有的事都忘得一乾二淨,在新的一輩子裡重新來過,這就是投胎要面對的考驗。換句話說,如果一直不去投胎的話,就一直都會記得自己做過什麼,是福是禍,也是個人觀點角度的問題。我們輔導員就是讓你們提出疑慮的對象,以後無論什麼時候,只要你沒去投胎,你都可以來找我們,第一次來到的話,我們就要先把所有事情告訴你。」
我喝了一口水:「地府還真周到,還設一個給我們傾訴的地方。」
史提芬翻開專門用來記載我事情的書:「這是為了讓你們做最好的選擇,閻羅王可不想聽到有鬼說地府逼他幹嘛幹嘛的。你就先看看你的紀錄吧!這要看上幾天幾夜的,你就安心看吧,我會坐在這邊,有問題可以問我。」
「幾天幾夜?我後面沒有人要見你嗎?」我好像打擾了史提芬。
史提芬笑說:「沒問題,我下一個約談是在一個星期後。不用擔心,每個新來的都會看上好幾天,這很正常。」
我還是難辭其疚:「可是你不用吃飯不用睡覺嗎?」
無奈的史提芬拿起茶杯,吹了吹杯中的綠茶:「人死後不用吃不用睡的。」說完就把茶一口氣喝完。

我看著我的書,一頁一頁的翻下去……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