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輪迴】 第1話:死去的那一剎

從前凡間有個只讓天界神仙去的地方,名為桃源。外界是那樣形容的,「青天碧草,天上無雲,陽光和煦」。雖然叫桃源,可是種的不只是桃子,什麽奇花異草都有,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平原。那裡住著一位桃源仙人,也就是負責人,經常會有放假的神仙們來度假,總得有個人管理。然而那位桃源仙人卻不容易找到,因為他喜歡寄住在有趣的花朵。據說最後一次他住在一朵色花裡不肯走,直到有天他消失了,沒有人知道他去哪裡或者躲在哪朵裡了

 

故事來到七十年代的香港。

 

 

 

我叫楊子佑,今年二十三歲,剛從大學畢業,找了份中學的教職員工作,從低班教起,對初出茅廬的我,真的已經是不錯了。我家就在黃大仙區裡其中一棟公屋裡,家裡只有我和李婆婆。李婆婆和我沒有血緣關係,她撿我回來就養我到現在了,所以無論怎樣,我都想以後用我一生好好報答她,現在都找到好工作了,以後就可以讓李婆婆過好日子了,想到就很開心。

跟我們住一個樓層的陳太太見我路過她家門口,就叫到:「阿!子佑回來啦!今天工作辛苦啦!我熬了湯,等下過來喝吧。」
我問:「好的,陳太太。小明考試怎樣?」
陳太太笑不攏嘴的:「哈哈哈!進步許多了!都是多虧子佑你免費給他補習的,我們家又請不起老師。要不是你的話,我們家小明的將來多坎坷阿。」
小明突然從陳太太身後冒了個頭出來:「對阿,子佑哥哥,你以後都要來多幫幫我,不然我都不能出去玩了。」
我微笑著對著小明:「好阿!可是你也要努力阿。」
對著陳太太可是臉紅了:「陳太太,你也太客氣了,我們是鄰里,互相幫助是應該的,而且要改變小明的未來的話,也就只有小明自己一個可以做得到。」
我都已經臉紅了,陳太太還繼續大聲誇獎我:「哎呀!子佑,你在我們面前不用那麼謙虛的。我們這屋邨裡,誰不知道你品學兼優又孝順,我們家小明要是有一半像你,我也不用那麼生氣了。」
結果我臉爆紅,吞吞吐吐的說:「還..還還………還好啦!我我…….我先回去吃吃飯了,李婆婆…………..等等著呢!我吃完….....…..飯飯就來來了。」邊說邊加快腳步走回家。

回到家,李婆婆見我臉通紅的就說我了:「子佑,我不是一直跟你說了!你什麽都好,偏偏比常人害羞和緊張,你這樣還怎麼教書?被學生作弄一下你就結巴了。」
我心還在怦怦猛跳,坐到飯桌前:「會會好的………的的的的啦!我……....……我我我我….
不耐煩的李婆婆把一碗飯塞到我手裡:「好了好了,你別說話了,快吃飯!吃完飯還要去給小明補習,你不要到時候又給我紅著臉回來!」
就是這樣,李婆婆平常都很凶的樣子,但是她是個好人,這輩子為這種好人而努力就是一種福氣。

一九七三年二月二十三號。這天我早上起來,跟我平常一樣從錢包裡隨便掏一個硬幣出來投到鐵罐裡,那就是我一直以來的積蓄。睡在房間裡的李婆婆還沒醒,我小聲的鼓勵自己:「好!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!」
我就拿好飯盒,背好單肩包出門了。走過陳太太家,剛好小明也拉開鐵欄出門上學,一關好鐵欄的小明轉身拔腿就跑,回頭大叫道:「子佑哥哥,我先走了,要遲到了!」語音剛落人就不見影了。
陳太太跟我打招呼道:「我這孩子還真讓人操心!子佑,早阿!去上班了?我今晚也熬湯,是西紅柿魚湯,下班就回來喝阿。」

跟陳太太說了幾句我就下樓了,走在往地鐵站的路上,街上都是上班的人流,個個都是快步前進的,這又是個充滿朝氣的早晨。突然眼前一個女生跌倒了,我上前想要攙扶,卻被對方抓住我的手往她胸上一按
我還沒反應過來,女生已在大喊:「救命阿!搶劫還非禮阿!救命阿!」
心跳加速到不可罝信的地步,我已盡量讓自己冷靜,但還是說不出話來,嘴巴好像僵住了一樣。此時,幾個警察跑了過來,怎麼辦?我要是還那麼緊張,我說的話他們肯定不會相信!可是眼前忽然變黑了

 

怎麼回事?這是個草原嗎?我在哪裡?這裡看上去很眼熟,可是我不可能來過這種地方,我自小就沒離開過香港的,就算是離島區也不會有這種景色。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?阿!前面有個小女生

於是慌惶的我還是慢慢的走了過去。小女生旁邊是一個像糖果屋的小屋子,我只看到她的側面,她抱著一盆花彷彿望著遠方在想著什麼。仔細一看,她手中抱的居然是朵帶著七種顏色的花,那花只有七塊花瓣,每一瓣顏色都不一樣,加起來就是彩虹七色。為什麼看上去那麼憂傷?無論是人還是花,都散發著濃厚的悲哀,和這怡人風景一點都不配。

然後畫面又換了,我看到自己沒穿衣服在冷水中掙扎。

 

我掙開雙眼,在我視覺還沒恢復以前,我聽到了一個厚實沉的嗓子憤怒地說:「你們這兩個飯桶!叫你們抓個人回來還下那麼重的手!如果打死了,你們負責嗎?你們想把我氣死!我出去抽個煙,買杯咖啡,你們兩個給我好好幹媽的!」接著是狠狠的甩門聲。

椅子被拖的聲音,有人在用力搖我,我臉上黏乎乎的,手腳像都被金屬東西綁住了,坐在椅子上,頭上的疼痛感愈來愈強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「媽的!這小子用水潑還不醒嗎?」有人在我面前說話,聲音聽上去挺尖的。
「不會吧!你看他眼睛是開著的。」另外一個離我遠一點的聲音說道。

對阿我眼睛是開著的,我怎麼看不見了?

尖嗓子:「老爸的!那說話阿,小子!」
我好不容易張開了嘴巴,聞到一股好腥的味道,勉強的問那兩個人:「我在哪裡?我好像看不見了
得到的是幾分鐘的沉默,終於遠一點的那個人解釋了:「小子,這裡是警察局。你犯罪了,我們把你押回來問話的。」

我犯罪了?不是!是那個莫名其妙的女生!

我想為自己辯護,可是臉上每根肌肉的拉動都伴隨著劇痛,加上心又在加速了,即便我能說話,也說不清楚。突然感到所有痛楚都集中到後勺,是頭髮被拉住了嗎?
尖嗓子:「奶娘的!小子快認罪!大爺我餓了要去吃宵夜,你就快點招供,好讓大爺們歇歇,不要誤人大事阿你!」
我怒了,什麼警察!上班時間還想著去偷懶而且我沒犯罪!我的嘴巴,快說「冤枉」,喊了這兩個字就好說了!
「阿!」我大叫了!肚子好痛,然後嘴巴裡都是血。
尖嗓子不爽的說:「臭小子!本大爺給你面子,等你說話,你還不知好歹!星仔,讓他感受我倆爺兒們的火氣!」

然後我應該是被毒打了一頓,身上沒有一個地方是不痛的。警察真的濫用私刑,我愈來愈難呼吸了….我要說!我要把真相說出來!儘管儘管用盡了我這一口氣:「冤………
「冤枉?你這個卑鄙下流的小賊還敢說冤枉?我倆爺兒們可是親眼看到你搶那女生的包包,還不知廉恥的去摸人家良家婦女的胸部!還說冤枉?你當大爺們是瞎子還是死了?哼!臭小子!」尖嗓子怒吼道。
什麼東西打到我頭上然後破碎掉了,是盤子嗎?好痛….我要忍住,要說出來:「…….事事事事情….不不是這樣……樣樣的………….……我什什什什…..麼都..……沒做………那個女女….
盤子又被扔到我頭上了,尖嗓子又再吼:「奶奶的!你認不認罪!不要耽誤大爺時間,快招!」
「我….不認……..」然後什麼感覺都沒有了,就這樣完了嗎?

 

一下閃光,我又看到了那小女生和七色花在草原上,她在看著我…….又一下閃光……

 

我眼睛再睜開,我看得見東西了。是個燈光昏暗的小房間,前面有兩個人,一個梳著叛逆髮型的坐在桌子邊上,手拿一個盤子,原來桌子上還有十幾個盤子。

都打算向我扔來嗎?好,我認命了!我都能扛住!

另外一個人一隻腳踩在椅子上,戴著墨鏡,手上的木棍擔在一邊肩膀上,木棍上明顯有血跡,兩個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我。

我站起來….奇怪,明明剛剛全身還很痛的,現在怎麼那麼輕鬆,而且手腳該是被綁住了的才對。我再往前走,那兩個人的目光還是盯我剛才的位置上,動也不動,好像被定格了一樣。
「你們兩個在看什麼?這房間還有其他人嗎?」我疑惑,問了一下,都沒反應,我就回過頭去看……….

……我看到我自己….坐在椅子上,手上腳都是手扣,雙手還被鎖在椅背上。頭往後仰,臉….都看不清了,血肉模糊,連地上都是一大攤血…..原來已經被折磨成那樣了。我再看我現在這「身體」…..說我剛是站起來的簡直是荒唐,我根本就看不到我的腳,整個就在飄「身體」還是半透明的…..

尖嗓子手上還拿住盤子:「……………死了嗎?星仔,快快快用水潑!」
星仔馬上放下木棍,用腳水桶到牆上的水龍頭那裡盛水。
尖嗓子臉色蒼白,繼續含糊不清的說:「星仔,怎麼辦?打死人了…..」整個身體連聲音都在抖。

那個星仔用水大力的往我身上潑過去,我身上的血總算清了一點。看我沒有起色,兩人更顯慌張,尖嗓子還抖著說:「星仔,死人了….黃警官快回來了,我倆……
這個時候,門被打開了,一個嘴裡斗著煙的男人穿著短袖花襯衫,流氓般走進房間,兇狠的眼神瞄準著尖嗓子跟星仔,那兩個人就抖得更厲害。
「怎麼了?」是一開始那個厚實嗓子,他冷淡的問了一下,走到我那身體前,伸出左手捏著我的下巴,把我的臉朝向他,冷冰冰的凝視著,又問:「死了?」
尖嗓子立即報告著:「黃警官,我們我們一不小心就那樣了……..誰叫那臭小子死活都不肯認罪….
那個警官鬆開了他的手,我的頭垂下來了,他從口袋裡邊拿出紙巾來擦手,邊坐下來,無情的說:「我出門以前不是說過你們了嗎?打死也都算了,竟然還逼不了他認罪?你們果然還是飯桶!」
兩個小的低著頭,話都不敢說,警官不知道什麼時候掏了幾千塊出來,沒剃好鬍子的臉,看到手上那錢,就在扭曲著,說:「沒關係!老子心情好,剛才在外面碰到個老人家,哭喪著臉求我放人,還塞錢給我,我都跟她說了,我不能放人的,人犯罪了是要承擔責任的,可是她這錢還是給我了哈哈哈哈…….

老人家?放人?是李婆婆嗎?

警官奸笑著數錢:「哈哈….現在死了也好辦。你們兩個飯桶,快點給他按個指模,再寫個『認罪』….哈哈….口供嘛….說他一直不說話,被打了一頓就認了,唉,可是已經太晚了….哈哈哈!然後你們兩個,自己也得寫個報告,解釋解釋打死人的事。」
星仔終於定下來講話了:「黃警官,我們是不是還要再抓個人回來?」
警官視線沒從那錢上移開過:「當然!你們忘記當初為什麼要抓人了嗎?因為這區明明就很亂,可是我們一個人都交不出來,上頭也要交代的了。就用今天那方法….給你們三百,繼續用那個女的!她今天演的戲可真是不錯阿….哈哈哈!」

演戲?那個女的?百?今天的事是個騙局!這什麼警官!亂抓平民百姓當賊辦,還縱容屬下打死人!我怎麼會因為這樣而死?我死了李婆婆怎麼辦….怎麼會…….想哭,哭不了…..

我漫無目標的飄離那個房間,外面那些警察有的在跟黑道打牌賭錢,有的看黃色雜誌,有的呼呼大睡,沒有一個正經幹活的。不知不覺已經到警察局門口了,夜已深了,階梯下跪著一個瘦弱的老人,那身影……李婆婆!

一下子衝到李婆婆跟前的我,那一刻被嚇呆了….
「這怎麼了?李婆婆!」我大吼,可惜沒人會聽得見,想要扶李婆婆,但我連她身體都碰不了,就連想搥地發洩都是徒勞。李婆婆委縮的跪在石磚地上,神情癡呆,雙眼紅腫,看上去蒼老了十年。

正好有好心人經過,問:「老婆婆,你怎樣了?入夜天氣涼了,你不要跪在這裡阿!」
好心人正想說去扶李婆婆起來的,李婆婆就整個暈倒過去了,好心人嚇壞,趕緊把李婆婆送醫院了。

我坐在李婆婆的床邊,等待著